口述:我靠外遇寻找婚姻的平衡

两个人都有过外遇,都回到婚姻中,我们终于知道什么是最珍贵的,也终于找到了一种永恒的平衡。

本文主人公 叶芝芝

主题:外遇,现代婚姻必修课?

采访对象:叶芝芝,女,29岁,广告公司文案。

麦小麦(旁白):朋友介绍叶芝芝给我认识。一个娇小美丽的女孩,扎着马尾巴,一身运动装束,看上去好像二十出头,远远,见到我和朋友走过来,就笑眯眯地站起身伸出手迎接我们,很热情。最喜欢这种采访对象,她的好心情,她的阳光般的笑容,会让我一整天心情开朗。她笑起来眼睛弯弯的,眉毛都在跳舞,这样的笑容,应该是阳光般的生活孕育出来的吧?她的性格像她的笑容一样爽,我们开门见山。

第一幕:开始总是甜密的

听说你在收集各种各样的婚姻故事,我的婚姻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不过在同龄人中应该比较有代表性。我们一样也经历了高潮低谷,只是有的人全都放在脸上,而我的惊涛骇浪都在心里,过去了,选择了,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。

我和先生是大学同学,从恋爱到现在已经九年,我们都是对方的初恋,所有感情上的事都是从对方身上懂得的,从不懂事的男孩女孩到同甘共苦的老夫老妻,挺难得。也正是觉得难得,无论在什么情况下,首先想到的就是要维护这份感情。

大学时的恋爱非常纯粹,互相喜欢了,就在一起了,完全不会考虑对方的条件、家庭什么的,至少从来没有有意识地考虑过。我们甜甜蜜蜜、吵吵闹闹,所有校园情侣该经历的桥段我们无一漏过,快毕业时才发现他的家在云南,按规定边远地区考生必须回原籍,我们一下子蒙了。

我当时已经分配到广州了,当中专老师。远峰决定为了爱情冒一次险,他把关系户口放回云南,打个结婚证明就拎个箱子到广州来了。刚毕业就结婚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前些年大家的想法不像现在这么开放,总觉得还是有个名份比较方便。

我每天陪着远峰坐公车到市里找工作。他只是一所普通高校的本科生,学的是中文这种万金油的专业,别人一看就没兴趣。找工作的标准不断下降,半个月后终于,他终于当上一家日化用品公司的业务员,底薪500,其余靠业绩提成。

所谓业务员,其实就是那种上门推销的人,工作特别辛苦,也没有什么保障。我们每天晚上都在一起清货、点货、盘算多卖一点。远峰想出各种促销的方法,原来经商真是他的专长。他发展很快,不出一年,他跳槽到另一家公司,待遇和职位有了很大提高。之后他一直在这行做,现在已经做到一家中型公司的总经理。

1999年,我们按揭买了现在的房子,不大,只有80多平方,但位置特别好,我们在广州总算有了自己的家。住进新房那一天,我们一整夜都没合眼,搂在一起说了一夜的话,从认识的时候说起,几年来的一幕一幕都是那么清晰,我觉得自己的生活与这个男人紧紧拴在一起永远也不可能分开。

麦小麦(旁白):我喜欢这种患难与共的爱情故事,我总是天真地希望这样的故事永远一帆风顺。可是童话里还有妻子上街遇到巫婆呢,现实哪里有永远的一帆风顺?看着叶芝芝黯然的表情,我知道波折开始了。

第二幕:过程总是曲折的

人就是这样,艰苦的时候什么都一起熬过来,情况一好转,反而什么事都来了。

远峰的事业发展很快,越来越忙,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,我也越来越难以参与到他的事业中。我的工作倒是因为熟悉而轻松起来,晚上回到家,一个人呆在家里看电视,闷得很,真的怀念那些成天算计怎么把货卖出去的日子,虽然苦,终究是两个人齐心协力。

我的怨气越来越大,回家晚了我和他吵,要出差我更要和他吵,他开始还好脾气地劝,后来也火了,他问,你到底要我怎么样?不工作?不挣钱?两个人啃面包?然后摔门出去。其实我只是寂寞,希望他在我身边,却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想要留住他,真的很傻,只是我自己当时并没有意识到。发展到后来,吵架成了家常便饭,见面就吵,两人也越来越不知收敛,摔摔打打,砸碎的瓷器都不知有多少。生活一片灰暗。

就是在这时候,我发现了他的不检点。一次他喝醉了,回家倒头就睡,手机响个不停,我怕有什么要紧事帮他接,还没说话,里面便传来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:“张哥,他们说你醉了,是不是真的呀?”我一愣:“请问哪位找张远峰?”那边马上把电话挂了。

拿着电话我呆住了,远峰会是这样的人吗?有人恶作剧吧?

第二天,我问他:“昨天有个女人给你打电话。”我死死盯着他,他的脸色腾地一下就变了,我的心也一下子沉下去,我知道,肯定是真的了。

他急急解释:“芝芝你听我说,不是你想的那样,只有一次,是我喝多了,后来她一直找我,但是我再也没有过。”

我瞪着他,好像不认识这个人了,只有一次?只有一次也是有啊,我这么信任他,几年如一日地信任,再吵再闹也没往这上面想过,可他却这样地辜负我!

那一刻,杀了他的心都有,可是,我能做的,只是把桌上的东西全都扫到地上,然后摔门出去。

我能去哪里呢?除了学校,偌大的广州我无处可去。

麦小麦(旁白):这是一个老套得不能再老套的故事,男人有钱就变坏,成了这个时代最无可奈何的真理之一。只怪成功男人面对的诱惑实在是太多,他们不必亲自变坏,自会有年轻漂亮的女人主动送上门来帮助他们变坏,再坚强的男人,只要在某一个瞬间软弱了、动情了,轻而易举就会做出背叛自己妻子的事,和别人发生性关系。在这样的事情面前,有的女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,情愿离婚也要捍卫婚姻的纯洁,固然可敬,付出的代价却太大;也有的女人则宁愿委屈自己,选择了宽容,可是要真正做到心无芥蒂又谈何容易,一天做不到,一天便要受到内心煎熬。如何面对出轨的丈夫,成了越来越多女人不得不面对的难题。

第三幕:结局总是苦涩的

我照常去上班,人在教室里,心却不知在哪里,一天过得乱七八糟。下班了,我坐在办公室,天黑了,灯亮了,同事们来了又走了,我还是呆呆地坐着。一个人走到我身后拍拍我,是我们教研组长秦岩。他研究生毕业,年纪轻轻就当领导,其实比我还小,连女朋友都没有。我一直知道他对我很有好感,只是从来没有当回事。

他约我出去吃点东西,我昏昏沉沉便跟着去了,我一整天没吃东西了,可一口都吃不下,只是不停地喝水,不停地说话。我问他:“你们男人是不是永远不会抵挡诱惑,是不是一有钱真的就要变坏?”我一边说一边哭,非常失态。有种恃宠撒娇的潜意识,知道他对我好,便在他面前毫不掩饰,强迫他对我的隐私无条件接受。

他送我上的士的时候,我觉得心里舒服多了。

远峰一直请求我原谅,态度特别特别诚恳,我始终冷着一张脸不太搭理。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,离婚?值得吗?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?我又过不了自己这一关。真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。

和秦岩,因为说了太多家庭隐私,第二天见了面我特别尴尬,他却很坦然。他住在学校里,我也因为这事之后不爱回家,常常在学校呆到很晚,我们有时会一起去吃饭,有时约上别的同事,有时就我们两个人。就这样,我们的感觉逐渐微妙起来,我开始不由自主地关注他的行踪,并不去正眼看他,眼睛的余光却总是扫着他。一看他走进办公室,心情就莫名其妙高兴起来。他在工作上对我特别关照,在人群里,我们似乎有了一个共同的小秘密,让我们像小孩子一样暗暗激动着。那种感觉很微妙,像是好多年前那场恋爱,我不敢多想,我愿意相信秦岩只是我的好同事、好朋友,仅此而已。他却没有顾忌,连“恨不相逢未嫁时”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,我很尴尬,却又觉得心里甜甜的。

远峰要出一趟长差,走之前,他为了得到我的原谅几乎跪下了,我们俩抱头大哭,弄得场面凄凄哀哀,生离死别似的,我真的爱这个男人,和他分开就像把自己掰成两瓣,我做不到,可是他不那么纯粹了,爱又怎么能恢到原先的纯度呢?

远峰一走,我的心里慌起来,不知道是害怕他在外面做出什么事,还是对自己有了什么预感。和秦岩在一起感觉越来越好,有心疏远他,可是只要他一向我走过来我就鬼使神差地开心起来。远峰这趟差要出一个月,我一天一天算着日子,希望他快点回来。

那时我们刚买了车,有兴致的时候我会开车去上班。那天晚上临时有教学活动弄到很晚,又下起雨来,我车技不好,害怕雨夜开车。正在走廊上犹豫,秦岩走过来:“我帮你把车开回去吧?”我瞪着他半天没做声,他说:“我帮你把车开回去再打车回来,我车技不错的。”

我大窘,赶紧拿了车钥匙就走。我就是这样,所有心思都写在脸上,没有一点城府。

一路上他倒是挺轻松的样子,不断说笑话逗我,我却越来越紧张,我的紧张影响到他,他不再说话了,车里气氛怪怪的。他突然把车停下来,外面大雨如注,两个人静静坐着谁也不说话,也不知怎么搞的,我们突然就抱在一起了。

然后到我家,整个过程紧张而刺激,秦岩年轻,经常运动的身体比起远峰结实有力,我兴奋极了。

可是我自己也没有想到,最后躺在秦岩怀里的时候,我却突然特别想念远峰,心情一下子全乱了。每次这个时候他都会轻轻地帮我抓背,让我慢慢平息下来,是多年的习惯了,眼前这个年轻的男人却不知道我的心思。突然想起了远峰点点滴滴的好,忧伤一点一点涌上来,我难过极了,仿佛亲手摔碎了一件最心爱的东西。

秦岩认为经过那个晚上,我们的关系已经迈出了一大步,可我却明显地疏远了他。不错,和他之间的性爱是让我找到了久违的激情,可是这样的激情我在多年前就经历过,甚至比这还投入、还忘我,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淡去,剩下一种亲人般的感觉,和谐、亲密、温暖,这种感觉来得多不容易啊,是用那么长的岁月,和两个人的宽容、了解堆积而成,我们早就溶入对方的骨头里了,我知道,如果真的选择分开,两个人都会痛苦一辈子,谁也不可能忘记过去了的长长的岁月。

和秦岩这种火一般的感觉究竟能维持多久呢?它的结局是毁灭一切,还是自动熄灭,一切都是未知数,哪种结果又是我想要的呢?一边是近十年的深情厚意,一边是只有几个月的暧昧,谁轻谁重不言自明。

我在电话里清楚地告诉秦岩:“我和丈夫这么多年的感情不是外人能了解的。我为我的软弱向你道歉。明天我的丈夫就回来了,请你不要再约我打电话。”

说真的,秦岩是个非常好的男孩,他很痛苦,他也尝试过各种方法来挽回我,但是非常有分寸,从来没给我难堪。当他明白我心意已决时,便不再纠缠。

远峰回来了。我发现我对他的过错一点也不记恨了,也许,自己的出轨,让我重新找到了心理的平衡。我们一连几天腻在一起,他说:“特别累的时候,只有想到你才能支持下去,不然早就崩溃了。”他还说:“钱是挣不完的,老婆不开心,钱再多有鬼用?你放心,我以后会多抽时间陪你,再也不会犯错了。”

我也向他提出,学校的工作太没挑战性了,我想要换个更有意思的工作。

于是,我在学校办了停薪留职,到现在这家广告公司做文案。当然比在学校里累多了,可是过得比较充实,对丈夫的忙碌也有了新的理解。

这是两年前的事了,远峰压根就不知道我的生活中出现过秦岩这样一个人,我不会告诉他。就当是婚姻中的一个小小报复吧,要不是这个他,我也许不会深切体会到自己已经拥有的幸福多么可贵。

故事讲完了,她啜着杯里的果汁,不好意思地问:“是不是觉得我这样报复丈夫并不好?有点像个坏女人。”

坏女人?不不,她只是个现实的、聪明的女人。在发现丈夫的行为后以牙还牙,固然不是一个好的方法,可是这之后她努力捍卫自己的婚姻,及时修正自己的错误,她明智地做出了于人于己都有利的选择。如果说婚姻是一个公司、夫妻是合伙人,她的选择让濒临解体的公司回到了正轨,并且经营状况比以前还好。

婚姻像个天平,平衡的,便是最好的。丈夫外遇,便是单方面打破了这种平衡,叶芝芝选择了一种激进的办法,便是所谓“报复”,从传统的观念来看,这有点不道德,但是在这样一个道德观念十分宽泛的时代,比之男人的出轨,这又算是多大的罪过呢?如果她能迅速调整好心态,回到正常的轨道上,谁又能说这样的解决办法不比拆散一段婚姻更道德?不比让女人一个人承受心理压力更道德?

至于秦岩,叶芝芝觉得最对不起的人,整个事件里最大的受害者,作为一个成熟的好男人,相信这点感情的伤对他不会致命,他既然敢于向一位已婚女性挑明心迹,其中的后果他应该早就清楚。而这样一场好合好散的短暂情缘,教会他的不仅是感情上的抗打击能力,更让他作为一个男人的个性魅力与升值潜力大大提升。我们有理由相信,对他来说,这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。

    当男女恋爱浓烈到一定程度后,同居生活是必
    单身女就要凑合过日子吗?在没有遇到心仪男
    同居生活让爱情由单纯的“谈”上升到过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