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历,竟然是她离开我的理由!

今年8月,通过朋友介绍,我熟悉了静安(化名),她比我小六七岁,是那种很单纯很善良的女孩。朋友介绍时,是作为男女朋友来牵线的,但那个时候,静安似乎无心恋爱,她辞了职,新工作又没着落,心情不太好。她对我说,打算参加9月份的教师资格考试,拿了资格证将来想去当老师。

爱恋伊人

知道了她的想法,我便静静地动用我所有的关系帮她联系工作,一个月之内,联系了两所大学。因为联系的学校都是独立分院,在郊区,路程较远,担心她上下班吃不消,就没有定下来,也没告诉她。

那些天,看静安为工作的事很压抑的样子,我又带她去找我的堂兄。堂兄在一所闻名大学里担任较高职位。但为了静安的自尊心,对静安我什么也不说,我只是静静把堂兄拉到一边跟他说,这是我女朋友,你无论如何要帮她在大学里找个事做。堂兄答应找机会帮这个忙。

我这人做事喜欢稳妥,不爱冒冒失失,所以,我暂时也没向静安透露堂兄的许诺。

9月下旬的一天晚上,我给静安打电话问她在哪里,她情绪不高地说,表哥请她在外面消夜。我猜她一定有什么心事。果然,第二天,她就对我说,想离开武汉,去上海看看,因为在武汉实在找不到什么工作了。

我还想将来娶她呢,怎么能让她离开武汉呢?不行,我一定要想办法留住她!

我做的第一件事,是拼命游说,给她分析留在家乡武汉的种种好处,去上海的诸多不利因素。我越说越激动,她感觉有些反常,问我:“我想去上海,你怎么这么激动啊?至于吗?”

我终于忍不住了,向她表白我想追求她。对我的求爱,她似乎有些意外,说:“感谢你的这番心意,可我现在不想谈恋爱,我只是把你当个可以说说心事的大哥。”

静安的婉拒让我很伤心,但我还是想把她留在武汉,哪怕只是做个普通朋友,我也希望能经常见到她。

我做的第二件事,是立即给堂兄打电话,请求他赶紧帮静安找份工作。堂兄表示,学校的工作不是很理想,答应帮她在外面找。凭堂兄的关系,当天静安便被安排到一家大公司做文秘。

那天下午我便陪静安去那家公司面试,所谓面试,其实也只是走走过场。

10月,静安便正式上班了。

尴尬角色

静安的工作稳定下来了,情绪也稳定下来了,天天都有很多时间跟我交流。以前我从不用QQ的,因为她喜欢网聊,我开始用QQ了,我们一聊就是几小时。上网不方便的时候,我们用电话聊也会聊很久。静安有什么心事都对我说,包括工作上的压力,家人对她的希望。

但我非常有分寸,谈话从不敢再涉及感情,我不想让她有这样一个印象:我帮她找了份工作,便以恩人自居,希望她用感情往返报我。

倒是静安自己主动谈到了感情问题,她说,跟我在一起,没有压力,很开心,我是除了她父亲之外对她最好的男人。

这些话令我又开始有些心动了,难道她是在向我暗示?但我仍不敢贸然行事。我想等待她顺其自然地爱上我,而不是出于感恩接受我。

11月初的一个晚上,我已躺下休息了,静安发来短信:“你睡了没有?可不可以给我打电话?”我一激动,赶紧起来给她打电话。她在电话里一个劲地哭,就是不说话。我慌了,不知道她怎么了,问了好久,她才嗫嗫嚅嚅地说了很长一段话。

她说,跟我在一起,确实很开心,但压力也很大,家里希望她尽快谈恋爱,稳定下来,但又对她期望值很高。接着她又说了诸如房子、工作、家庭背景等很多现实的问题。最后,她又说,她家最近在逼她去相亲,但她很反感这种方式,以前她也相过几个,都不如我成熟。

静安说的话我听明白了。我是外地人,来自一个小县城,现在的这份工作,也只是聘用性质,不算稳定,我在武汉也没有买房子,目前仍跟一个同事挤在一间宿舍里。家里父母给她的压力当然是来自于此。

我虽然心里很难受,但还是安慰她。我说,找对象不是你一个人的事,不能完全按自己的想法来,也要顾及家人的感受,父母的心情你要理解。

那天晚上我们在电话里聊了好久,我把小灵通打得没话费停机了,接着又用我家乡的手机号给她打,管它是不是漫游加长途。

我说话的时候,静安就在那头哭,最后她说了句令我激动不已的话:“我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。”

第二天正是周末,我们相约一起去逛街。那天静安很开心。

经过那天晚上的谈话之后,我们的关系反而更近了一步。

我们俩上班的地方很近,下班后,我就过去接她,陪她走一走,再送她上公汽回家。偶然我们也一起上街逛逛。我们看上去就像情侣,但不是情侣,两人都小心翼翼地不敢向前迈进一步。

静安经常主动提起我们的关系,她说,她父母还是有些不放心我,觉得我是个外地人,不知根不知底的,也不了解;还说,她父母甚至有些怀疑我是否单身,因为在农村,像我这个年纪一般结婚了。我笑着答应,什么时候回家开个单身证实来。

过了几天,我回家乡去办事,顺便开了两份单身证实,一份是街道的,一份计划生育部门的。回来我就交给了静安。

我想,这下身份问题应该不存在了吧?剩下的就是买房子了。我会努力的,而且我工作这么多年,并不是分文没有。

姓名风波哪知道,两份单身证实不仅没有解除静安家人对我的怀疑,反而闹出了大问题,就出在我的姓名上。“姓名?”我有些迷惑,滔如慢慢向我解释。

我现在身份证、档案上的姓名,并不是我本来的姓名,是我上初三时冒名顶替别人的学籍改过来的,从初三之后,我就一直用别人的这个姓名了。

我上初三那年,我爷爷身体很差,日子不多了,希望早点看到我参加工作。可是,我英语成绩太差,应届没考上重点高中,就想办法顶替别人的学籍又复读了一年,第二年,我考上了重点高中,但为了爷爷的遗言,我放弃了上高中考大学这条路,选择读了一所中专。

改名换姓这件事,我早就跟静安说起过,她也理解。只是,出于小小的虚荣心,中专学历我没向她坦白,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因为,有一次在一次工作应酬时,对方问我是哪里毕业的,一位同事出于保护我,随口说了句某大学。

这事就这样传开了,大家都认为我是某大学毕业的,我也就顺水推舟地默认了,没有更正。后来,介绍我和静安熟悉的那位朋友也对静安说,我是某大学毕业的。

但学历问题,我也多次向静安暗示过,我说是能力重要,还是学历重要,她说,当然是能力重要。还有一次,她半夜忽然打电话问我是哪所大学毕业的,我说“社会大学”,她当时意外地“啊”了一声,吓得我没敢继续往下讲了。

我以为以她的开明,是能够接受我的学历的,哪知道这事终于闹大了。

静安的父母拿到我开具的单身证实后,一看是1974年出生,比我说的年龄大两岁,就对我的身份产生了怀疑。

12月初,她父亲跑到某大学去一查,根本没有我这个毕业生。这下子完了,她父母对我本来就感觉不好,出了这档子事,我的形象更一落千丈,姓名是假的,年龄是假的,学历是假的,还有什么是真的呢?她父母果断反对静安再跟我交往。

静安情绪很激动地质问我,为什么欺骗她?除了没向她明确说明学历问题,我从来没对她隐瞒过什么,我对她的一颗心,更是真真切切的,我是真的没有欺骗她啊。

现在,静安虽然跟我还有来往,但我们的关系很尴尬,再没以前那么好了。我很痛苦,我只想向静安和她的父母证实,我没有欺骗他们。我不是个骗子!

    热门精选
    在电视或者是网络上,我们会看到很多的男性
    不雅照,就是一种不健康的、丑陋不堪的照片
    抗日神剧《一起打鬼子》最近火了,因为剧中